李玫瑾:我1982年1月参加工作,当时的青少年犯罪问题比较严重,中央作出了“严打”的决定,“严打”过程当中,北京当时第一批宣判死刑的大约有30人,这些年轻人并不以为然,甚至有人说“二十年之后又是一条好汉”。那时候我刚工作,大家讨论到这个话题,“这些人为什么这样呢?”【详细】